合肥在線
合肥在線 ? 新聞 ? 安徽新聞 ? 安徽新聞 ?

【我的年度頭條】齊心協力奔小康

曙光中的金寨縣花石鄉大灣村。 (資料照片) 本網記者 李博 吳文兵 攝

“經過8年持續奮斗,我們如期完成了新時代脫貧攻堅目標任務。”不久前,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上指出。

2020年是極不平凡的一年。脫貧決勝之年遭遇疫情、災情影響。全省上下迎難而上,攻堅克難,保持強勁攻堅態勢,“兩不愁三保障”和飲水安全問題全部解決,3000個貧困村全部出列,20個國家級和11個省級貧困縣全部摘帽,貧困人口將全部脫貧,絕對貧困和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徹底解決,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即將全面完成。貧困地區的面貌徹底改變,貧困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顯著改善,為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打下了堅實基礎。

脫貧摘帽不是終點,而是新生活、新奮斗的起點。當前,鞏固脫貧成果任重道遠,防止返貧還需加大力度。要嚴格落實“四個不摘”要求,保持現有幫扶政策總體穩定,防止出現大規模返貧致貧。同時,把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持續發展壯大扶貧產業,繼續加強脫貧地區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,做好脫貧人口穩崗就業、易地搬遷后續扶持、消費扶貧等工作,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和農業農村現代化。

產業振興是實現脫貧攻堅的重要標志,是實現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必然要求。未來要將農村產業發展思路從產業扶貧轉換到產業興旺上來,助推產業發展提檔升級,完善利益聯結機制,做大做強產業鏈,加快形成農民增收致富、集體經濟發展壯大、經營主體做大做強、鄉村產業蓬勃發展的多贏局面,奮力開啟鄉村振興新征程。(范克龍)

電商致富帶頭人張傳峰:“網店銷售額突破了500萬元”

“冬至喝羊肉湯,一上午殺了3只羊,全都賣光了! ”

12月22日上午,在金寨縣湯家匯鎮紅軍街上一間不大的電商小店里,店主張傳峰正拿著手機在直播。小店內,堆放著一捆捆粉絲、一箱箱土蜂蜜,門前掛滿了臘肉、土雞、羊肉……

小個子,娃娃臉,從小因病致殘的張傳峰身高只有1.4米,看上去像個未成年的小孩,實際上已經37歲。張傳峰在村莊附近經營小賣店,生意慘淡。2014年,他被評定為貧困戶。這幾年在精準幫扶下,他建農場、搞養殖、做電商,不僅脫了貧,還成為當地有名的電商紅人,幫助其他貧困戶銷售農產品。

改變,還得從扶貧政策說起。 2015年,村里為張傳峰申請了10萬元的創業扶貧貼息貸款,鼓勵他搞養殖,并為他聯系養殖專家進行技術指導。那一年,張傳峰購買了20多只種羊,做起了“羊倌”。第二年,山羊總數發展到300多只,加上雞鴨銷售,當年就收入10多萬元。

2017年,當地打造電商特色小鎮,鼓勵村民發展電商,張傳峰看到機會,在湯家匯鎮電商一條街上開起網店,自己山上養的羊、河里養的鴨子、田里種植的小香薯,通過網店進行銷售,他也化身直播達人。由于山貨豐富、質量過硬,張傳峰的網店生意越做越紅火。2017年,張傳峰純收入20萬元,2019年純收入達到50萬元,成了電商致富帶頭人。

“看!前天直播曬臘肉,點擊量10多萬人次。 ”張傳峰告訴記者,他現在收購的鄉村農產品在網上銷售,今天他又收購了3萬多塊錢的扶貧農產品。 “昨天發了100多單,現在一天點單1萬多元,多的時候四五萬元。 ”張傳峰告訴記者,“去年共銷售兩萬多單,銷售額500多萬元,帶動貧困群眾300多人增收。今年雖然受到疫情影響,但銷售額突破500萬元肯定沒問題。 ”(本網記者 范克龍)

·成績單·

我省組織開展農村電商培訓,推進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建設,電商扶貧成效明顯提升。截至目前,全省共有20個國貧縣、2個有扶貧開發任務的省重點縣、12個非重點縣入選國家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。全省31個貧困縣累計實現農村產品上行564億元,受益貧困群眾5.2萬人次。

扶貧車間務工的臧廷華:“我找到了新工作”

“老臧,有人找你! ”

“馬上就來! ”

近日,在阜南縣會龍鎮唐龍襪業的生產車間里,機器的轟鳴聲響徹四周,說話不得不提高分貝。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邊“套襪子”,邊大聲回話。

他叫臧廷華,今年71歲,是廠里員工中的“高齡戶”,也是困難戶。有多困難?老臧家有八口人,妻子是盲人,兒子、妻子有病無法勞動,孫子孫女在上學,兒媳是聾啞人。

2015年,老臧家被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,享受到了政策扶持,2018年順利脫貧。但如何拓寬收入來源負擔八口人,仍是這個家庭的大問題。

如今,鎮上多了不少制襪廠,帶來大量就業機會,親友們喊老臧也去試試。 “俺心里尋思,自己這么大年紀,又沒一技之長,還能找到工作?人家說套襪子要求不高,學學就會了,我就過來了,誰知很快就上手了。 ”老臧自信地說。

簡單重復的工作,非常適合像老臧這樣的高齡困難群體。唐龍襪業成立后,他和兒媳都在制襪車間找到了工作,有了穩定收入。

老臧的兒媳雖然是聾啞人,但手腳麻利。按計件工資計算,兩人一個月加起來能拿四五千元,一年五六萬元不成問題。

“這份工作對我們家來說,太重要了!要求簡單,離家很近,收入也不錯。 ”臧廷華表示。

轟鳴的機器,忙碌的工人,家門口的大廠給這座人口大縣帶來的是機遇,更是希望。

“襪業產業園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,為當地群眾尤其是貧困人群提供在家門口就業的機會,實現了打工賺錢和照顧家庭兩不誤,帶動當地群眾就業近400人,其中貧困戶近80人。 ”阜南縣會龍鎮黨委書記劉金堂介紹,該鎮致力于打造襪業小鎮,建成萬臺襪機的產業園,帶動上萬人就業。(本網記者 王弘毅)

·成績單·

我省大力實施 “三業一崗”就業扶貧模式,外出務工貧困人口占比由2013年底的18.3%上升到2019年底的36%,貧困群眾工資性收入由2013年717.5元上升至2019年底的6312.7元,收入增長了8.8倍。累計幫扶貧困勞動者就業68.41萬人次。

回鄉辦農家樂的楊續建:“農家樂生意可火了”

往年眼下這個時候楊續建的農莊民宿該歇業了,可今年不一樣,陸陸續續還有客人下訂單。 “10月份以來,入住的客人有400多人次,毛收入4萬多元,是往年2倍。今年,受疫情影響,上半年形勢不好,但天柱山推出10元門票后,游客明顯增多,給周邊民宿帶來了意外的人氣。 ”楊續建笑著說。

楊續建的農莊坐落在潛山市水吼鎮天柱村的山寨,離天柱山景區大龍窩入口不到2公里。站在門前的水泥路,就能清楚看到屋后被稱為“擎天一柱”的天柱峰,不少客人喜愛在這里攝影留念。

可在過去,楊續建對這片土地并沒有什么依戀。上個世紀末,由于家里窮,20歲出頭的楊續建入贅他鄉做了上門女婿。本以為逃出大山的他,由于夫妻感情不合而離異,2008年回到了老家?;橐龅氖?,讓他一度精神頹廢,生活也陷入困頓。脫貧攻堅戰打響后,楊續建又鼓起了創業興家的勇氣。他長年奔波在外搞裝修,日子終于有了起色。2016年,他結識了現在的妻子,組建了新家庭。

“老父年邁,又添了小孩,在外面打工難以照顧家庭。 ”正當楊續建犯難的時候,扶貧干部找上了門。 “在家里辦民宿也是不錯的選擇。 ”楊續建轉念一想,這幾年,周邊不少農戶經營農家樂,生意不錯。2017年夏,老楊自己動手將家里的青磚房改成了4間接待用房,做起了民宿生意。當年實現凈收入1萬多元。

嘗到甜頭后,楊續建干勁更足了。第二年,他爭取到扶貧貸款,又將腳屋翻新改造,接待規模擴大到12間客房。2019年,農莊被當地評為3星級民宿,享受到3萬元的獎補,生意越做越紅火。(本網通訊員 曹冬藝 本網記者 范克龍)

·成績單·

全省通過鄉村旅游扶貧共帶動39.4萬貧困人口實現增收,333個鄉村旅游扶貧重點村“八個一”建設全部完成,共培訓鄉村旅游扶貧重點村干部和鄉村旅游帶頭人1886人。

扶貧車間務工的臧廷華:“我找到了新工作”

“老臧,有人找你! ”

“馬上就來! ”

近日,在阜南縣會龍鎮唐龍襪業的生產車間里,機器的轟鳴聲響徹四周,說話不得不提高分貝。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邊“套襪子”,邊大聲回話。

他叫臧廷華,今年71歲,是廠里員工中的“高齡戶”,也是困難戶。有多困難?老臧家有八口人,妻子是盲人,兒子、妻子有病無法勞動,孫子孫女在上學,兒媳是聾啞人。

2015年,老臧家被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,享受到了政策扶持,2018年順利脫貧。但如何拓寬收入來源負擔八口人,仍是這個家庭的大問題。

如今,鎮上多了不少制襪廠,帶來大量就業機會,親友們喊老臧也去試試。 “俺心里尋思,自己這么大年紀,又沒一技之長,還能找到工作?人家說套襪子要求不高,學學就會了,我就過來了,誰知很快就上手了。 ”老臧自信地說。

簡單重復的工作,非常適合像老臧這樣的高齡困難群體。唐龍襪業成立后,他和兒媳都在制襪車間找到了工作,有了穩定收入。

老臧的兒媳雖然是聾啞人,但手腳麻利。按計件工資計算,兩人一個月加起來能拿四五千元,一年五六萬元不成問題。

“這份工作對我們家來說,太重要了!要求簡單,離家很近,收入也不錯。 ”臧廷華表示。

轟鳴的機器,忙碌的工人,家門口的大廠給這座人口大縣帶來的是機遇,更是希望。

“襪業產業園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,為當地群眾尤其是貧困人群提供在家門口就業的機會,實現了打工賺錢和照顧家庭兩不誤,帶動當地群眾就業近400人,其中貧困戶近80人。 ”阜南縣會龍鎮黨委書記劉金堂介紹,該鎮致力于打造襪業小鎮,建成萬臺襪機的產業園,帶動上萬人就業。(本網記者 王弘毅)

·成績單·

我省大力實施 “三業一崗”就業扶貧模式,外出務工貧困人口占比由2013年底的18.3%上升到2019年底的36%,貧困群眾工資性收入由2013年717.5元上升至2019年底的6312.7元,收入增長了8.8倍。累計幫扶貧困勞動者就業68.41萬人次。

回鄉辦農家樂的楊續建:“農家樂生意可火了”

往年眼下這個時候楊續建的農莊民宿該歇業了,可今年不一樣,陸陸續續還有客人下訂單。 “10月份以來,入住的客人有400多人次,毛收入4萬多元,是往年2倍。今年,受疫情影響,上半年形勢不好,但天柱山推出10元門票后,游客明顯增多,給周邊民宿帶來了意外的人氣。 ”楊續建笑著說。

楊續建的農莊坐落在潛山市水吼鎮天柱村的山寨,離天柱山景區大龍窩入口不到2公里。站在門前的水泥路,就能清楚看到屋后被稱為“擎天一柱”的天柱峰,不少客人喜愛在這里攝影留念。

可在過去,楊續建對這片土地并沒有什么依戀。上個世紀末,由于家里窮,20歲出頭的楊續建入贅他鄉做了上門女婿。本以為逃出大山的他,由于夫妻感情不合而離異,2008年回到了老家?;橐龅氖?,讓他一度精神頹廢,生活也陷入困頓。脫貧攻堅戰打響后,楊續建又鼓起了創業興家的勇氣。他長年奔波在外搞裝修,日子終于有了起色。2016年,他結識了現在的妻子,組建了新家庭。

“老父年邁,又添了小孩,在外面打工難以照顧家庭。 ”正當楊續建犯難的時候,扶貧干部找上了門。 “在家里辦民宿也是不錯的選擇。 ”楊續建轉念一想,這幾年,周邊不少農戶經營農家樂,生意不錯。2017年夏,老楊自己動手將家里的青磚房改成了4間接待用房,做起了民宿生意。當年實現凈收入1萬多元。

嘗到甜頭后,楊續建干勁更足了。第二年,他爭取到扶貧貸款,又將腳屋翻新改造,接待規模擴大到12間客房。2019年,農莊被當地評為3星級民宿,享受到3萬元的獎補,生意越做越紅火。(通訊員 曹冬藝 記者 范克龍)

·成績單·

全省通過鄉村旅游扶貧共帶動39.4萬貧困人口實現增收,333個鄉村旅游扶貧重點村“八個一”建設全部完成,共培訓鄉村旅游扶貧重點村干部和鄉村旅游帶頭人1886人。

“出列村”黨總支書記舒曉先:“村里全部脫貧了”

青陽縣酉華鎮宋沖村,曾是個以農耕為主的小山村,如今依托綠色產業和紅色旅游發展,走出了一條“紅綠結合”的鄉村振興道路。

“2018年高標準出列后,我們狠抓產業振興,鞏固脫貧成果,對接鄉村振興。貧困戶年收入由2014年人均不到2000元增長到現在的1.4萬多元,村集體經濟收入由4.5萬元增長到63萬元,貧困戶已經全部清零。 ”村黨總支書記舒曉先介紹。

2018年以來,宋沖村通過培植“一村一品”發展蠶桑養殖種植,建成了蠶桑一體化種養大棚和小蠶共育室,流轉改造桑園300余畝,鼓勵龍頭企業三方絲綢公司擴大種養規模,帶動村民增收。今年蠶桑種養基地共養蠶320張,預計收入近百萬元,吸納70多名村民務工就業,其中10余名貧困戶務工就業、15戶貧困戶土地流轉,戶均增收5000余元。

宋沖村土壤富含硒,產出的茶葉品質高,但由于零散經營,長期種在深山人未識。為改變傳統的茶葉生產發展模式,宋沖村依托扶貧項目,招引浙江客商規?;N植安吉白茶,引導當地貧困群眾因地制宜發展特色產業。

“采茶季在基地采茶140元一天,每年用工約2000人次,高峰期每天400余人。 ”舒曉先告訴記者,通過做大做強茶產業,村集體不僅增加了經濟收入,還帶動很多貧困群眾家門口就業增收。

今年宋沖村又投入180萬元扶貧項目資金,建成紅色旅游游客服務中心及配套基礎設施,打造“宋沖紅色旅游”產業,帶動農家樂、觀光賞花采摘、漂流等綠色產業發展,形成“一紅一綠”的發展新格局。

“我們將繼續發揮資源優勢,繼續推動龍頭企業帶動、群眾主體參與、市場互利共贏的總體思路,激發貧困人口的內生動力,以‘產業興旺’帶動‘生活富裕’,讓鞏固和發展脫貧成果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帶領大家致富奔小康。 ”舒曉先說道。(本網記者 范克龍)

·成績單·

我省深入推進產業脫貧工程,累計發展且目前仍在發揮效益的到村產業扶貧項目2.42萬個,實現3000個貧困村全覆蓋,村均項目8.07個;累計發展且目前仍在發揮效益的到戶產業扶貧項目299.39萬個,戶均項目1.83個。

脫貧戶冷向東:“來年定能有個好收成”

12月22日,陽光照耀著大地,一處農家小院的院墻上掛滿了晾曬的咸肉、咸鵝等年貨,院子前面幾只小牛犢依偎在母牛的身邊曬著太陽打著盹,主人冷向東拿著刷子不停地給一頭待產的母牛撓著癢癢,嘴里嘀咕著:“等你下了崽,咱家就有5頭小牛犢了,來年定能有個好收成! ”

冷向東是來安縣楊郢鄉余莊村大港組人,今年74歲,無兒無女,家里就他和老伴兩個人。由于患有高血壓、腦梗疾病,家庭生活困難,2014年被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。

精準扶貧要輸血更要造血,如何幫助冷向東造血成為幫扶責任人郭進科心頭的一件大事。楊郢鄉地處江淮分水嶺,山多草多,考慮到冷向東夫妻年紀大,身體不好,又沒有什么專業技能,郭進科建議他們利用當地的地理優勢養牛,這一建議得到了冷向東的贊同。

說干就干,2015年郭進科幫助冷向東申請了3萬元的小額免息貸款購買了兩頭黃牛,還幫他報名了特色種養培訓班。 “自從我開始養牛,鄉里畜牧獸醫站站長孫建軍經常上門給我進行一些養殖技術指導,當年我家的牛就產了兩頭小牛犢。 ”冷向東說。 “他家的牛不用飼料喂養,牛肉不僅口感好,還綠色健康,他想賣的時候,我們在微信群里一吆喝,立馬有人搶著上門收購。 ”郭進科說。

采訪中冷向東告訴記者,母牛一年可產一胎,一頭小牛犢養了兩三個月就能賣3000多元,超過一年的成年牛能賣1萬多元。 2016年,他賣掉了家里的兩頭成年公牛凈掙了2萬多塊,加上家里養的豬、雞收入和資產收益分紅,成功脫貧。如今,他家還留有4頭母牛、4頭小牛犢和1頭成年公牛。望著滿院的黃牛,老冷高興地合不攏嘴:“多虧政府的幫扶政策好啊,幫助我家找到了致富門路,我雖然摘掉了貧困戶的‘帽子’,但牛還會繼續養下去,爭取日子越過越好。 ”(通訊員 戴逸敏 本網記者 范克龍)

·成績單·

全省大力實施“四帶一自”、項目提升、“一村一品”特色種養業扶貧三大行動,努力實現特色種養業扶貧由數量覆蓋向提質增效轉變。2016年以來,全省累計實施特色種養業扶貧到村項目4.24萬個、到戶項目645.8萬個。

編輯: 錢葦泊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
直播:藍領朋友圈  云端鬧元宵
亿客隆平台